二泉映月

-- 浑浑噩噩,虚度光阴
 326 篇文章   20 关注者   
说说我最近和4个外国人的交往经历
07/06/2022     6   8
1. 是一个在美国读博的泥泊尔人,博士毕业前几个月想恶补一下我的专业,找工作有用。是我的一个泥泊尔同事介绍过来的。每周六下午给他讲2小时课,持续了好几周。我咨询费$200 一小时,这是技术界很普通的Rate,做计算机,通讯等一些行业的Rate会高些。我当然不能按这Rate收他费,但我也不能义务劳动,尤其是每个周六下午我被这事占了,不能安排其他大一点的活动了,就和他说好了$50一小时,对折再对折 ... 更多
从小造成的心理阴影
07/04/2022     0   9
阴影这词可能不贴切,但暂时没想出别的词。 我是家里的老幺,又是男孩,懂事晚点,还多病。所以从小就被父母家人认定是无能,未来堪忧的人。上面有一串要管我,强行照顾我的人,甚至近年来回国还是这样,已成习惯。父母都是好意,也没说过什么过份的话 ... 更多
好几年前有个感人的Gobi Dog的故事传遍世界
06/26/2022     0   6
有个英国人在中国戈壁滩参加超长距离的越野跑。有只天生不善长跑的短腿流浪小狗跟他跑了几天1百多公里,他很感动,就把小狗寄养在乌鲁木齐一个朋友家,他回国办领养狗入境的手续。办好后再去那朋友家接狗,那狗已经走失。他动员朋友一起全城贴找狗启事,终于找到,小狗已头上有伤,腿也瘸了。小狗跟他回家,从此过上幸福生活 ... 更多
自己造房子
06/25/2022     1   11
自己造房子
大约1998年,我在加州Sacremento和内华达之间的地方上班。一个热心和善的老美同事,在公司朝东上山很偏僻的树林里造了一桩较大的房子,那里没有人迹,当然没电没水,熊比人多。老美动手能力真强。他先搭一个小木屋,干活晚了住那里。伐了很多大树,把木头弄光在防腐水里处理再上漆 ... 更多
说几句2000年时在硅谷一个上市前台湾公司工作的经历
06/23/2022     9   9
记得我以前贴过这类贴的,但无妨再写一下。我那时不安心做技术,到处换工作试运气,包括混进台湾公司做管理。那公司里基本都是华人,大量装配女工像是中国东南沿海一带农村出来的难民,普通话不利索,更别谈英语。管理人员都是受过点教育,会几句英语的华人。我的资历在台湾老板眼里算很好的,所以一去就被委以重任,管2个部门70几个员工 ... 更多
说说我最近和中国公司来往的一点观察发现
06/22/2022     1   20
以前说过我在给一个中国在美上市大公司的研发部门做咨询,那公司的名字这里的人应该都知道的。那研发部门在美国,雇员绝大多数是和我类似的来美华人,工作节奏明显比美国公司快。那研发部门这个产品搞了所谓3代了,花了几年时间,搞得一塌糊涂,原因是主持设计的那个华人(也是中国来美的老留),是个南郭先生。研发部门后来不得不出来另找咨询,南郭先生也辞职了。为啥南郭先生能混这么久?我归咎于公司管理体制 ... 更多
手表今昔
06/20/2022     5   22
手表今昔
我小时候家境还行的成年人都戴一块手表。记得那时上海牌N钻手表好像80几元一块,相当于一个多月的平均工资。很多年轻人省吃俭用很多年,为了结婚时买几大件,有时包括买一块进口洋表,得花2,3百元,几个月的工资,相当于在美国买辆汽车的开销。 改开后港台的电子表进入中国,外表花俏多样,质量低劣,一般几元钱一块,戴一两年电池用完后就换一块。再后来手机普及了,多数人在手机上看时间,不再戴表了 ... 更多
72家房客 (3)菊妹的故事
06/17/2022     1   7
马家有个女儿小名菊妹,比我大十几,二十岁,绝顶漂亮,有点中东人的模样。我家有只枕头,上面绣的花非常好看,我妈说是菊妹绣的,她绣了好几只送邻居各家。菊妹在那个封闭的年代就敢在外风流,有时带不同的男友回家,在亭子间里关了门办事,马家不愿制止或无力制止。菊妹后来奉子成婚,搬出去住了,但常带孩子回娘家,有时敞着胸在弄堂里给孩子喂奶,并不忌讳邻居围观。 她丈夫阿宝是个其貌不扬的老实人,常来马家,和邻居也混熟了 ... 更多
72家房客 (2)明弟的故事
06/17/2022     3   5
明弟文革前好几年考上上海交大,毕业后在上海某研究所工作,好像是做军事项目。我看到过明弟的一些照片,穿带肩章的军装,带着大盖帽,1米8的身高,非常英俊。明弟没看上毛弟的女同事,却因一次偶然的机会,阴差阳错的看上一个棚户区的小姑娘,好像刚满18岁,小学文化。小姑娘长得高大健美,有一种特色的美。明弟一见钟情,发动亲友帮忙联系提亲 ... 更多
72家房客 (1)毛弟的故事
06/17/2022     5   10
72家房客的故事说的是老上海拥挤的住宅里的世态炎凉。我在上海的老家是外公家,在一个“邨”里,由一条狭窄的弄堂通到外面,邨里面有几幢连体公寓,几条弄堂,自成一个小世界。几十户人家,相互熟悉。很多人家合用厨房卫生间。有些人家吵架成不共戴天的死对头,但还是要天天肩并肩的做饭,合用卫生间洗澡盆,真要憋死人 ... 更多

  谁在关注二泉映月?

  标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