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风

青岛的夹边沟——月子口水库右派劳改营
松柏的冰凌 - 06/11/24 15:19

https://bbs.wenxuecity.com/mychina/1089506.html

修水库的一万多名的劳力哪里来?
      一部分是由安徽监狱调来的国民党军政人犯即历史反革命分子一万多人,另一部分是来自青岛的大专院校及中学的教职员工和部分国企干部中的新打成的右派分子约2000多人。他们正年富力强。
     这里既是修水库的工地,又是罪犯的大型流动监狱和劳改集中营。
     对犯人进行体罚和威逼来赶进度乃是家常便饭。一万多名犯人集中在一个大圈子里,在枪口、棍棒、鞭影下服劳役干苦活,这简直就是修筑万里长城的再演。
      今天的汇泉广场附近的青岛文化名人公园里竖立着一位天才的物理学家束星北先生的雕像。这位爱因斯坦的学生,我们仰慕的伟大物理学家当年就是在月子口修水库的劳改犯人中的一员。1958年6月,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分子和右派分子的束星北被强制押送到月子口水库劳动改造。

      获得诺贝尔奖的国际物理学家的李政道就是束星北的学生,当他得知自己的老师在中国大陆竟遭受这种人间地狱的遭遇时竟一时惊呆失语。
      今天,水库两岸的丛林中盛开着像鲜血一样殷红的朵朵野花,使我联想起那一万二千名修水库的犯人在遭受非人苦难时流淌的滴滴鲜血,那飒飒的山风也似乎在诉说着他们经历的冤枉和屈辱的故事。
      月子口水库在引黄济青之前一直是青岛市民的饮水之源。有谁在饮用那甘冽的崂山之水时还能记起那些用生命和鲜血来筑成的万人大坝的所谓历史“罪犯”?
      今天这些“犯人”大都离开了人世。
       杜甫诗: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

        苟且偷生的生命有何价值?

 0    3    102
greenfinger - 06/11/24 18:32

年轻一代根本不知道那些事,洗脑洗的干干净净

松柏的冰凌 - 06/11/24 19:47

连我这个年龄也什么都不知道。家里也不敢给说。这些年才慢慢明白祖辈们的事。这是在国外。

松柏的冰凌 - 06/11/24 15:21

想象到祖辈们过得多么悲惨的生活。家里的国民党军政人员及右派们就是去类式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