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被遗忘的文革 历史中的黑暗和罪恶已被悄悄抹去
松柏的冰凌 - 03/26/24 03:41

https://news.creaders.net/china/2024/03/25/2715090.html

假如我们回避自己历史中的黑暗和罪恶,假如在我们对青少年的教育中,不提及我们黑暗年代中的那些英雄、不确认他们和普世价值同构的民族精神,那么,我们的价值观和世界观都可能是混乱的,我们的民族自信也很可能是虚妄的。

  林达这篇文章指出,德国人的自信来自正视自己的历史,也确立了象征真正德国精神的英雄,这些英雄追寻的价值,不仅是德国的,更是世界的。

  其中牵涉到德意志民族对自身历史中的黑暗和罪恶的深刻反省和坦然面对。林达之所以提出这样的看法,是因为中华民族迄今仍无法对自己曾经以往有正视和面对。

  林达提到,在三十多年前,战后出生的一代德国人有过巨大困扰。希特勒和战争都发生在他们出生之前,他们天真无邪长大,却在青少年时期、接受教育的时候,突然读到了自己民族羞耻的历史。他们的国家似乎整体就是个罪人,他们的父母都回避提到这段历史,他们好像都应该去用头撞墙:我们民族怎么了?怎么会是这样的国民性?

  那么,今天的德国年轻人,他们是充满自信的。他们的自信从哪里来?

德国人的自信来自正视自己的历史,也确立了象征真正德国精神的英雄,这些英雄追寻的价值,不仅是德国的,更是普世的。

  林达说,他想起中国人也常常提及国民性,因为我们有过“文革”这样的疯狂。可是在疯狂中,也有无数对疯狂的抵抗者。

  假如我们回避自己历史中的黑暗和罪恶,假如在我们对青少年的教育中,不提及我们黑暗年代中的那些英雄、不确认他们和普世价值同构的民族精神,那么,我们的价值观和世界观都可能是混乱的,我们的民族自信也很可能是虚妄的。

1,巴金生前不断提倡设立文革博物馆,但这个提倡几乎不被任何层级的官方所采纳,中国唯一仅有的民间文革纪念馆在潮汕地区坚持了许多年之后,也在2018年之后被彻底关闭了,这就是官方的态度立场。

  2,文革期间,我们有无数个张志新,林昭,遇罗克,但我们何曾给他们在国家博物馆预留一席之地,林昭在苏州木渎镇的目的如今被各种摄像头重重把守,任何前往祭拜的人都成了维稳对象。这和德意志民族完全不一样。

  3,林达说,假如我们回避自己历史中的黑暗和罪恶,假如在我们对青少年的教育中,不提及我们黑暗年代中的那些英雄、不确认他们和普世价值同构的民族精神,那么,我们的价值观和世界观都可能是混乱的,我们的民族自信也很可能是虚妄的。

  4,虚妄的民族如何实现伟大的复兴,我们的四个自信又将如何充分体现?程益中说,我花了9个多月时间,系统审阅中共社科院近10年重大课题出版项目,合计约30册图书,发现中共已全面批判宪政民主、普世价值、自由主义、新闻自由、民主等现代人类社会最为重要的理念和价值;全部撕毁改开以来的中共若干问题历史决议,全盘否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改开成就;彻底为毛泽东、斯大林平反…重构新的历史叙事。这方面下足了功夫,但是在反省历史,检视自己在百年历史的错误,罪恶,却做得很少或基本不做。

 0    3    119
松柏的冰凌 - 03/26/24 03:48

上面的图片,我还有点印象。那个疯狂的年代。看到院里谁家门口贴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标语,就知道这家人变坏人了。

二泉映月 - 03/26/24 20:07

我家弄堂里也有几户人家被揪斗的。

松柏的冰凌 - 03/26/24 22:13

我住校院里。平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熟人。转眼就成坏分子了。还有被剃阴阳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