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非马非驴的国家资本主义
松柏的冰凌 - 03/07/24 16:08

https://www.wenxuecity.com/blog/202403/80509/5154.html

蒋闻铭

二战结束前的日本,一战二战时期的德国,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搞的都是我们这里要讲的国家资本主义。社会组织,分政治经济。斯大林毛泽东的社会主义,政治是专制集权,经济是计划经济;自由资本主义,政治是分权制衡直接选举,经济是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和自由资本主义是两极。社会主义这一极,没有商品市场;自由资本主义这一极,有完全自主独立的商品市场。

国家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政治是专制集权,经济有商品市场,非驴非马,说资本主义不是资本主义,说社会主义也不是社会主义。不过这样的社会制度,政治体系依然凌驾于经济体系之上,政府有能力给商品市场上绑。对商品市场,社会主义是彻底上绑,自由资本主义是完全不绑。绑得不紧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只要上了绑,就不是真正的资本主义;上了绑但是不彻底绑,是国家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组织架构还是金字塔,是旧文明的社会制度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变种。

现代社会,物质生产能力进步发展的源泉,是原创的科学技术;把新的科学技术,转化成新的社会生产力,要靠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的创业者们 (Entrepreneurs) 冒险玩命;他们冒险玩命的价值,要通过独立自主的商品市场来检验。所以现代社会,生产力持续发展,第一是需要原创的科学技术;第二是需要一大批熊彼特的创业者;第三是要有一个不受政治和人为干扰,独立自主的商品市场。这三条缺一不可。

要有第一条,思想自由理性批判是根本;要有第二条,私有财产就必须神圣不可侵犯;要有第三条,就不能让手握公权力的人群,有掌控主导商品市场的能力。集权的社会制度,理论实践,和这三条里的每一条,都对立矛盾水火不容。想要有这三条,就必须放弃旧文明金字塔型的社会组织架构,将经济体系从政治体系的压迫下解放出来。现代社会,将政治体系和经济体系, 作了明确的切割分离。 政治体系和经济体系,平行独立,以人字型的架构,相互支撑;政治体系不再凌驾于经济体系之上。

但是对社会生产力相对落后的国家地区,比如近代的印度中国,甚至再往前,俄国日本德国,情况不一样。想迎头赶上来,不一定要放弃旧文明的金字塔搞自由民主这一套。相对成熟的科学技术,发明验证,别人已经做过了,迎头赶上的办法,是抄是拿来主义,自己有没有科技创新,有没有真正自主独立的商品市场,其实无所谓。创业者自然要有,不过抄袭模仿,只要喊人来发财,不随意抢他们的钱,就总有人做。

但是抄也不容易,要立新先破旧,整个社会,首先必须移风易俗,放弃旧的思维生产方式。问题是这个旧,谁去破?谁又能破?英国人在印度一厢情愿,移风易俗,引出了1859年的反英大暴动;洋教士在中国传播基督文化,引发了1899年的义和团运动;最近的例子,是美国在阿富汗搞民主,也是一地鸡毛,大败而归。一个社会,一个国家,没有原生的新思想新风尚,风没移俗没变,去搞自由民主问大家,结果自然是什么也变不了。

那么移风易俗靠谁呢?靠先知先觉的独裁者们。德国靠的是铁血宰相俾斯麦,日本维新靠的是明治天皇,俄国靠列宁斯大林,中国靠蒋介石毛泽东。印度搞了民主,种姓门第还在,移风易俗的事,到今天也没做好。

破了旧,还要立新,要搞现代化发展社会生产力。专制独裁,说干就干,不计工本简明高效。德国从俾斯麦开始,后来是希特勒,搞国家资本主义;日本君主立宪,抄德国人的作业;俄国从列宁到斯大林,不惜牺牲,压榨农民,搞国有化工业化提升国力。这其中最悲催,一波三折的,是中国。先是清王朝的洋务运动,被甲午战争打断了,后来是蒋中正黄金十年的国家资本主义,又被日本人搅黄了。毛泽东先学俄国斯大林,后来自我膨胀,无知无畏异想天开,搞人民公社大跃进,赶英超美,引发了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饥荒。直到他死后,邓小平重新搞国家资本主义,中国的洋务运动才上了正路。

但是无论是哪一个依靠独裁专制繁荣发展的国家,一旦国力强大了,随之而来的,就是与现代民主国家的对立竞争。不同的社会制度,相反的思想理念,对立的价值观,势不两立。这样的对立竞争,开始的时候,特别是在和平时期,后起的专制强国,所谓的举国体制,在动员社会资源的能力上有些优势。但是斗转星移,这种优势会逐渐消失。

独裁专制的现代化,是旧文明的现代化,科学技术和社会生产力,没有自主发展的原动力;政治体系凌驾于经济体系之上,政治干扰经济,商品市场上,没有真正自由的竞争机制;社会生产,没有通过创造性毁灭更新演变的能力。一种生产关系一旦成型,要改要进步,必然会受到政治体系,既得利益的社会群体的强力约束。

专制集权和现代西方世界对立竞争,一边是被政治体系垄断固化了的经济体系和社会生产的停滞不前;另一边是科学技术,不断进步,社会生产力,不断提升。独裁体制独裁者想不败,唯一的办法,是在国力全盛的时候,用民族主义做号召,发展武力军力,通过战争征服,阻止现代社会的发展。于是,就有了德意志民族征服世界的狂想,有了大日本帝国发动太平洋战争,也有了苏联的社会主义阵营想要把红旗插遍全球。一次一次的对抗,一次一次的失败。

不幸今天的中国,又在走上世纪德国日本苏联的老路。从合作到敌对,厉害了我的国,中国演变成了旧文明与现代文明对抗的最新的堡垒。中国人刚吃上了几天的饱饭,就在独裁政权的引导下,全体做上了横行霸道,万国来朝的中华民族的复兴梦。

虽然在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地方,分权制衡的民主制度,会事倍功半不好用,但是,一个国家的社会生产力已经有了大的发展进步,工业化现代化了,还抱残守缺,搞专制不搞民主,结果就只能是与现代民主国家的对立争斗,是经济发展的停滞不前。不过中国现在,还没有走到当年德国日本的那个地步,只要能不像当年的毛泽东一样,忘乎所以,一条路走不通,其实是可以回头的。

 0    3    119
自然之水 - 03/08/24 11:41

问题是谁来阻止包子不走这条路呢?目前看不到有这样的人出现

百乐门 - 03/08/24 14:23

这是中国的必经之路,民族性决定的,就是换了薄熙来,还是这天路。5年前回国,还觉得中国人民真倒霉,过来几天好日子,摊上一个习,可当时还有人觉得习是对的,今天几乎都觉得有问题了,我又觉得不是习得问题,是党得问题,是制度问题,习要保证党不毁在他手里,只能这样做,所以,只能等苹果足够烂自己掉地了。

松柏的冰凌 - 03/07/24 16:10

感觉这篇文章写的不错。对我这个愿意思考,却没有任何文科底子的人来说,是个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