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被现代社会证伪了的马克思主义
松柏的冰凌 - 02/01/24 07:56

https://blog.creaders.net/u/33303/202402/481184.html

马克思说生存物资的社会生产,经济活动,是人类社会的根本。 特定的生产手段,有与之相适应的特定的社会组织形态。生产工具是石器的时候,人类社会是原始共产主义社会;铜器来了,就成了奴隶社会;发明了铁器,进化成了封建社会。到有了工业革命蒸汽机,就又演变成了资本主义社会。再往后,人会越来越能干,这个机那个机,社会组织自然而然也必须跟着变,从资本主义变回到共产主义。马克思的这一套社会理论,独树一帜,理性的弯弯绕加共产主义的大饼,极具感召力,一出世就迷倒了欧美世界无数的知识精英。一个穷困潦倒的书生,仅凭着思想的力量,影响改变了人类近代一百多年的历史进程。

不过公有制共产主义,与以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为根本原则的资本主义制度,格格不入水火不容。要进化到共产主义,就必须推翻资本主义制度消灭私有制。所以马克思竭尽全力写资本论,证明资本主义灭亡,是历史的必然。 市场经济,混乱无序;资产阶级全体,唯利是图,鼠目寸光;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经济危机,一场接一场;亚当史密斯说的劳动分解,会愈演愈烈,最终将无产大众,推进绝对贫困的深渊。这样的社会演变,结果必然是无产阶级革命。

生产力,是社会生产的手段能力。你要造铁器,必须有炉子,有风箱,有锤子,有铁砧,各种工具。 铁器有很多种,有兵器,刀枪剑戟,有农具,锄头镰刀,还有铁钉子。你能造这些东西,是你的生产力。周围的人,姓关的要弄一把青龙偃月刀,姓张的种地需要锄头镰刀,姓刘的盖房子要用不少铁钉子,都来找你做,你就是铁匠。慢慢地,铁匠就成了一个行业,成了社会生产各行各业里的一种。

后来你厉害了,像亚当史密斯在《国富论》(Wealth of Nations)的第一节里讲的工场主,想到了把造铁钉子分成十八道工序,你就有了一种新的生产力。你就兵器农具都不做,只造铁钉子。你去找十几个人来,给他们发工资,一人一道工序流水作业,你就办了一个造铁钉子的作坊,造铁钉子就成了专门的行业。别的铁匠也学你,有的专门造剪刀,有的专门造锄头,以前那个什么都造的铁匠的行当,就被分解了。生产关系,顾名思义,是社会生产各行各业之间的关联。有了新的生产手段生产力,自然就有了与之相应的新的行业新的生产关系。这就是马克思说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

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放在一起,是一个社会的经济基础;政府公权力的组织运作和社会的宗教道德伦理放在一起,是这个社会的上层建筑。马克思的社会学理论最重要的论断,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什么意思呢?他说乍一看,人类的社会组织,思想理念,反映的直接就是统治者征服者的利益意志。其实不是。人类社会的上层建筑,必须适应当时的社会生产力的进步发展。阻碍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社会制度思想理念,从长远看站不住。

他说新的生产手段,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会引发经济基础的剧烈变革。经济基础的剧烈变革,会导致上层建筑的革命。一座塔,基础变动摇晃,塔就会垮掉。他的逻辑,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旧的社会组织,垮掉是好事,垮掉了才能重建。所以他要革命,破旧立新。革命成功了,先经济基础后上层建筑,建设新社会。这样的重建,因为有了更新更好的生产手段,是必然是进步。

向往共产主义的人,从柏拉图到耶稣基督,再从摩尔到马克思,大多数是天性良善的好人。这些人爱憎分明,对现实社会不公平的劳动分配制度,极度憎恶反感;对受压迫被剥削的劳苦大众的苦难,感同身受。马克思的社会分析,是阶级分析。压迫剥削人的资产阶级,在他眼里是邪恶的化身。人类社会所有的苦难不公,都是从这些坏人身上起的。 被压迫被剥削的无产阶级,是人类的未来和希望。他憧憬的,是没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人人平等幸福的乌有之乡。要想有公平幸福的人类社会,必须穷人翻身当家做主。

他从一开始其实就没整明白。人性的邪恶,无产有产大家都有,大家都一样。这个事,两千年前的古圣先贤们比他明白。犹太教基督教,开讲就是人人有原罪;儒家讲性善,法家讲性恶,也都拿人性,做他们的社会理论的出发点。马克思呢,强调人的社会性阶级性,说人的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他不但强调,而且还相信人的阶级性可以改造人性。这样的理论到了实践中,就成了逆天而动。事实上,人的阶级性,永远大不过人性。什么是人性? 自私为我和爱护子女是人性。

彻底否定了马克思主义的,不是理论是实践。不过这个实践,不是列宁主义的实践。列宁主义和马克思主义,风马牛不相接,共产国际,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社会实践,成功失败,都与马克思的经济社会理论没什么关联。马克思说无产阶级革命,共产主义,是人类社会生产力高度发达的必然产物。没有高度发达的社会生产力,根本就不会有无产阶级革命。列宁十月革命时的俄国,整体的社会制度,还是封建的农奴制,社会生产力极度低下。 中国的共产革命,更是连现代工业,工人阶级都没有。 所以马克思主义的经济政治理论预言的社会演变,和俄国中国的共产革命,没有一丝一毫的关联。

马克思说随着社会生产力的进步发展,社会的全体成员,自然而然地就会被分成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这两个社会群体。社会的绝大多数,会沦落为极度贫困的无产大众;剩下的一小部分,会成为拥有享受一切社会资源财富的资产阶级。这个时候无产阶级就要革命了,要消灭资产阶级。一共两个阶级,消灭了一个就剩下了另一个。只有一个阶级的社会,就是没有阶级的社会。没有阶级的社会,自然就是共产主义社会了。

现代资本主义在马克思死后一个半世纪的实践,特别是二战之后,美国主导下的自由民主的西方世界的进步发展,彻底否定了他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社会理论。 以美国为例,从建国到现在,二百四十多年,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生产手段日新月异,生产关系不断变化更新,从机器工业,到电气化,到计算机,到生物科技,到今天的互联网。但是美国社会的上层建筑,三权分立的共和政体,始终如一。 今天的美国,马克思预言的那个被剥削压榨,极端贫困的无产大众,在哪里?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生死搏斗,又在哪里?

旧文明社会组织的根本特征,一是金字塔型的组织架构,二是劳心劳力的社会分工。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劳心者的群体,由上而下,一层压一层,把生存物资的社会生产,劳力者的群体,压在社会组织的最底层。经济是金字塔的基础,是经济基础,社会的组织管理意识形态是上层,是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压迫经济基础,劳心者管理劳力者。劳心的是统治阶级,劳力的是被统治阶级,统治阶级压迫剥削奴役被统治阶级。对这样的社会组织形态,马克思的政治经济社会理论,是对的。

可是现代文明的社会组织,和旧文明的社会组织,截然不同。现代社会,将负责社会生产的经济体系和负责维护市场社会秩序的政治体系,做了明确的切割分离。经济体系中,自由市场钱做主;政治体系中,分权制衡直接选举,选票做主。政治体系和经济体系,平行独立,用人字型的架构相互支撑。这样的组织架构,政治体系不再凌驾于经济体系之上,整个社会自然也就没有了统治和被统治的阶级划分。所以对现代社会,马克思的经济社会理论是错的,用不上。

现代社会人的物质精神生活的丰富美好,远远超出了马克思当年的想象。我们现在生活的年代,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好的年代。我们这一代人,是到目前为止人类历史上最幸运的一代人。让马克思到今天的美国来看看,会惊掉他的下巴。同样,让摩尔来,他也会同意,现实的美国,远好过他从想象里编出来的共产主义乌托邦。其实都用不着来美国,去欧洲日本,甚至去上海看看也行。

 

 

 0    9    133
appleton - 02/01/24 21:17

马克思就是一个大学毕业后没多久就失业的小愤青,靠着朋友恩格斯的家底,在朋友家混吃等死的时候,因为太闲,总在空想,难得动手实践,还自以为是个天才,能解密世界发展的规律,幻想成为一个预言家。

松柏的冰凌 - 02/01/24 23:02

而恩格斯就是资本家。

南半球夜猫 - 02/04/24 19:52

他们会不会是基友,不然谁能容忍朋友这样挥霍自己的财产?

百乐门 - 02/01/24 10:40

马克思主义没有被现在社会证伪,相反被当作先进武器在追捧。

世界范围内:社会主义的集权计划经济,和资本主义的自由市场经济谁胜谁负的问题远没有解决。

马克思主义的主要研究的不是社会富有不富有,而是贫富差距,现在的人能天天吃上牛排,也可能是个穷人,刚看到一个信息。高尔(那个曾经的副总统)家里的电费事2万/月。

二世 - 02/01/24 11:05

因为国家权力的增大,权力的变现更容易了。

百乐门 - 02/01/24 11:14

就整体来看,二大阵营都在吸收对付对自己有利的东西,看似中国的改革开放是向西方的民主自由转变,其实只是把西方的经济管理方式拿来,通过提高自己的经济地位,来达到巩固政权,从而继续作威作福,而西方的部分领导人,对此垂涎三尺,他们极力扩大自己的政权范围,这就是大政府流行的源头。

松柏的冰凌 - 02/01/24 12:22

嗯。常常在西方的大政府(左派)与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混搅。

松柏的冰凌 - 02/01/24 12:24

中国,北朝鲜那是封建家族独裁了。罗马尼亚等都是。

松柏的冰凌 - 02/01/24 07:57

想想小时候上的政治课。好像这里推论的有道理。